温子然李楚阳阅读-这个仙长有点甜温子然李楚阳小说

当前位置:新金沙线上网站首页 > 新金沙线上网站 > 蔷薇小说 > 温子然李楚阳小说

温子然李楚阳小说

温子然李楚阳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书耽

作者:吃鱼猫

时间:2019-08-21 15:08

评语:当一个吃货男遇到了腹黑男。

这个仙长有点甜》男女主名字叫温子然李楚阳,由吃鱼猫原创的这个仙长有点甜温子然李楚阳主要讲述了:我叫温子然,在遇到了李楚阳后,我发现自己掉入了他的套路,说了有好吃的,最后却发现被吃掉的人是我,原来所谓的救命以身相许是不论男女的。

精彩节选:

在南国国境有一座知而未见的仙山,灵山。灵山上有一仙门,称之为灵门。有这么一座山,这么一仙门,是来自坊间传闻。若有好奇之人问山何处,知者皆答,山在虚无缥缈间。

可若有人想要修仙得道呢?知者又回,去往边境山林中,心诚则知灵山处,方能拜师学艺。

但灵门有一规矩,世人皆不得知踏入灵山时,会有一层测缘界仙缘深之且心术正者则入灵门;两者皆不可独,反之,则只能仰望灵山仙貌。

可这世上,仙缘深之人,少矣。则多数求仙问道者皆仰望了灵山仙貌,回到市井之中都要吹嘘一番自己窥视的仙境之奇观。

灵门的规矩也已延续千百余年,从未改过。然,真正得道修仙之人也在少数。

可规矩总有打破的一天。近百年来,灵门可真是奇也怪哉,仙缘深之人是少之又少。

最终,灵门在任掌门人实为不得已,破例改了规矩。收了那些仙缘浅且心术正之人。

一是为天下百姓着想,仙法傍身可下山助百姓降妖除魔,二是,给这冷清的门派增添人气。

虽说仙缘深之人很少,可近百年还是出了这么一位。当今灵门的小师弟,温子然。

襁褓之中的他被遗弃山林之中,恰好遇到了灵门掌门人,温睿渊。后因他有极好的仙缘,又深藏强大的修为,被收入门下。后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然,门中弟子都知道温子然有一个特点,慵懒。

仙术,剑法虽是师兄们中终极好的,但体力却极差。可没办法温掌门疼他,算好了他日必修成仙,也就那么惯着了。

这天,温掌门却算出一件大事,叫了他的大弟子去告知他的爱徒温子然前来门派大殿。

温子然这人本就懒,硬生生耗了三刻钟才赶来。

他一身素白袍服,人生的俊美端庄,发髻高高绾起,系着白飘带。浑身仙气缭缭,还带着丝丝慵懒之意。

他一双桃花眼,泪眼婆娑,还打着哈欠,语气里颇有不耐烦之意,他道:“师父,何事唤我前来啊昨日子时息,我实在乏累。”

温掌门看着他这副慵懒神态,真是悔了当初没好好约束他。

他揪了温子然的耳朵,打算今日好好教导一番这个不孝之徒。

“乏累啦?为师可知你一天十二个时辰,大多数都躺在那榻上,那榻上是有金银珠宝,还是有颜如玉。”

温子然捂着被揪的耳朵直喊痛,他求饶道:“师父你明明知晓的,我不喜那些庸俗之物。”

温睿渊看着温子然的这副样子,明明是自己惯出来的,也赖不了别人半分,但今日改正也为时不晚。

“是不喜那些庸俗之物,可为师看你对你房里的床榻情有独钟,鬼迷心窍了。”

“师傅,徒儿知错了。”温子然可怜巴巴的望着温睿渊,那双桃花眼,生生染上了湿润之意。

温睿渊心疼了,毕竟是他疼在心尖的徒弟,从小未打骂过半分,早已当成亲生儿。哪有父母不疼儿啊。

温睿渊松了手,叹了口气,想起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他更是不舍,“子然那,为师今日算出一卦。你成仙有一大阻碍,你上辈子欠了他人恩情,这恩你还不完,红尘事未了,修成正果怕是难啊。”

温子然小声嘟囔道:“能是什么恩情,还能挡着修仙不成。”

“救命恩情,你说重不重。这恩你要是不还,就算修成仙骨,踏上了成仙的门坎也无用。”

温修睿眉头紧锁,温子然还小他就替其算出一卦,修之易,成亦易。

或许那时尚小,命理未看清。虽说还恩事也不大,可坏就坏在是救命之恩,还要等其命中圆满方可退身。

近年来虽未有小妖小怪在人间闹腾,他的爱徒从未下过山,真怕......

温子然不以为意,他从未把修仙放在心上,秉承着命里无时莫强求,修不成就修不成,也不能碍着他生活吧。

他小声道,也怕温睿渊生了气,软言软语:“修不成就不成,成了仙见不到您老人家,子然心里不好受。”

温睿渊瞧这他那小模小样,算是没白疼了这臭小子,还能惦记着他老人家,可该还的恩总得还。

他拍了拍温子然的肩,意味深长道:“就算为师不舍你下山,但这世上的因果报应环环紧扣,这恩你得报。为师也算到,你这上一世的救命恩人与当朝的小公主还有姻缘之果可结,你下山助他前程似锦,一世好姻缘,这恩就算是报了,往后你的修仙路也好走。”

“师傅这是要赶我走?”温子然满是不相信,他从小就待在灵山。待了十余年载,与这地杰人灵的地方早已生了感情,这是要硬生生分开,为了报一个恩。

温睿渊叹了口气,若非事关温子然的修仙之路,不然他怎会放其下山呢。

尽管心中满是不舍,但他还是决绝道:“为师已叫你大师兄为你收拾好行囊,午时一过就下山吧。”

听到温睿渊的决绝,温子然万般不舍,不舍这山灵水秀的好地方,不舍疼爱他的师父、师兄们。他这是逃不过了吗,非要下山吗?

他有些委屈,“徒儿知道了。”

温睿渊看着温子然俊俏脸上小嘴撅起,委屈到不行。他放软了语气,“为师什么都跟你准备了,银两不够了,回来。这儿都备这呢。”

“徒儿知道了,一定常常回来看望您老人家。”

温睿渊摸了摸温子然的头发,温子然才是束发之年,尚未到弱冠之年。孤身下了山,他必是担心。

可总护着吧,也不是一回事。这次下山也算累积累积人生经验吧。

展开内容+
  • 温子然李楚阳小说 截图1
  • 温子然李楚阳小说 截图2
  • 温子然李楚阳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新金沙线上网站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12887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