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美人快穿许瑜-许瑜白月光美人快穿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新金沙线上网站首页 > 新金沙线上网站 > 蔷薇小说 > 白月光美人[快穿]

白月光美人[快穿]

白月光美人[快穿]

10.0

手机阅读

来源:书耽

作者:桃花酒钱

时间:2019-08-21 17:06

评语:被系统看上的他开始了任务之旅。

小说《白月光美人[快穿]》主角叫做许瑜,在这里提供桃花酒钱原创小说白月光美人快穿在线阅读:生命即将消失,说遗憾是有一点的,许瑜如此想到,结果被某个月光系统给看上了,还要他去完成各个时空的任务,从此刻开始,我就是你心中的白月光。

精彩节选:

许瑜这是第二次体会到濒临死亡的滋味。

不知是秋季还是冬日已至,水太寒凉彻骨,他像个在水潮席卷中跌撞下坠的木偶,甫一睁眼,便感到勒住咽喉般的窒息感。

水流翻滚着挤压着他,胸腹上,腰背间,大腿上犹如被千斤重量压迫。

眼前是令人头晕目眩的漆黑,他觉得自己几乎要咳出血来,但更多的,是涌入口腔中和挤压在口中的寒凉水流所带来的失重与濒死感。

但他立即反应过来,拖动着僵硬的似乎有些地方已经开始痉挛的四肢,努力往上游去。

他要活命,要活命。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呀,还真不会水啊?那便死了吧。一个惹王爷厌弃的贱奴,死了也无妨。”一个含笑的,妖娆的女子声音响起,语中透着十分的漠然与轻蔑。

虽是笑着,语声却是冷的,像是与许瑜有什么深仇大恨。

大约是在不远处,以致于许瑜听得尚算清晰。

但他此刻满心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活下去。

许瑜屏息,拼尽全力,回忆着游泳动作,终于挣扎着浮出了水面。

哗啦哗啦他衣发在水里泡得尽湿透,满身狼狈,眼前仍在一阵一阵地发黑有光斑参差打在水面上,光线亦多少扎在了他眼里。 - 但至少亮堂了一些。

许瑜拖着僵硬的四肢往岸上游去,带起一阵阵水花。

“姐姐,他好像要上来了......”

“我有眼睛,上来便上来吧,省得死了处理起来麻烦。”轻蔑又妖娆。

许瑜在水中的位置离岸上似乎不远,他很快便扑上了岸,浑身湿漉漉地趴在长满杂草与芦苇的地上,像条奄奄一息的丧家犬。

“咳......咳......”他两条手臂撑在凹凸着些小石子的地上,止不住地咳出方才在水下呛进去的水,同时右手的五指感到一阵痉挛般的痛感。

见他竟真游上了岸,方才那两个女声更近了,且都放声娇笑起来,声音里外透着嘲讽与......黏腻的红尘味儿。

许瑜好不容易缓过气来,拨开额前潮湿的乱发,抬眸,在一刹那刺目的晕眩感后,看清了这两个女人的长相。

两个女人都衣衫不怎么规矩的样子,外面罩着一层艳红或绯红的纱,发上皆没什么首饰,肤色虽都白,却未免有些粗糙,面上敷着重重的粉。

差点害死原主的两个军妓。

许瑜在心中道。

他一言不发,撑着身子,在草地上坐起来。他暂时没有力气立刻站起来,小腿抽筋了。

他这么把额发拨开后,沾了水后的容颜便显露了出来。青年气质冷静沉着,不施粉黛的脸,素雪一般白皙。

生了一对三角眼的红纱女腰肢轻摆地蹲下身来,在云青面前,挑着眼角,艳红的唇边扬起虚假而浅的弧度,她盯着许瑜的脸,眼神闪了闪,虚假的笑意更深:

“薛瑜,你好歹还有张小白脸呢,今天晚上,营地里的男人们定会疼惜你的,多好啊!”

另一名军妓附和着嘻嘻笑道:“是啊,说不得你会喜欢得紧呢……”

两名军妓以为会看到青年脸色惨白、摇摇欲坠的模样,不料在许瑜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青年只是半垂着眸,仿佛只是在回复体力,没听见她们在说什么似的。

“呵!今晚就要千人骑万人枕的贱.货,装什么清高呢?”红纱女柳眉一竖,剜了许瑜一眼,满脸戾气。

但大概是知道今晚许瑜会发生什么,惨成什么样子,两名军妓激了许瑜几句,见对方始终沉默,也未再为难青年什么,扭着腰从岸边走远了。

反正,今天晚上啊,这贱奴不死也得掉半条命。

两个女人都走了以后,许瑜未急着从地上站起来,他视线淡淡停留在生着杂草的土地上,呼吸仍未彻底均匀下来——这个身体,体质着实不好。

“888,新手礼包呢?给我用上。”

许瑜未张口,在脑海中呼唤系统888。

“好。”一个略微沙哑,但充满磁性的青年音在许瑜脑中响起。这个声音很是好听,饱满、透出近似于温柔的质地。——系统888的声音。

“新手礼包:润菊膏×2、体质点×5,金币×1000,您已领取。”

“……”许瑜更沉默了。

用这种几乎同龄的青年男声说出“润、菊、膏”这三个字什么的……

“……这三种东西分别是什么用途?”许瑜默默忽略了某种诡异的感觉,一边打量周边环境,一边继续与系统888交流。

系统888是绑定了他的快穿系统。

他本是个躺在医院快要死掉了的人,莫名被一个出现在他脑海里的,自称“月光系统”的东西绑定了。

这个东西说自己来自快穿主世界,它是万千快穿系统中的一个,被它绑定过的宿主,任务都是同一种:成为各个任务世界中任务目标的白月光。

为了活下去,也为了金币,他接受了任务。

这对他而言,是第一个快穿世界。

他这副身体的原主,是定王府一厨娘的儿子,亦从十五岁起便是定王爷的贴身小厮,名叫薛瑜。

除了小厮,他还有另一个身份——脔宠,定王爷的脔宠。

这位王爷玩他玩了四年,常在一晌贪欢后便穿衣冷面无情,时而又流露出难得的温柔来,叫薛瑜几次恍惚间以为王爷是真心疼爱他的。

事实上……王爷他本人是有心上白月光的,——那是位光风霁月的公子,可惜六年来生死未卜。王爷玩薛瑜,却原来只是因薛瑜长相与那公子有五分相似,将薛瑜当成了那人的替身。

薛瑜这个替身的待遇并不好,他在府中除了吃穿用度好了一点儿,四年来仍是个下人,奴籍从未有一刻脱过,动辄还要受大概有点变态的王爷在房事上的折磨,唯一的娘也在一年前去世了。

可有一点……让薛瑜一直撑到了现在。

他爱定王爷。

薛瑜在卑微地希冀着,有朝一日,王爷的眼里,能看见他一点点的好。

哪怕只有一点点。

这点希冀在他十九岁这年,终于彻底破灭了。

定王爷这年请命来镇守边关,带上了他,不知因为什么,他遭了王爷的厌弃,王爷眉一皱,便将他丢到了军中,做个军奴——

什么样的军奴呢?和军妓差不多的男人,供一些将士发泄体力与精力的。

于是他在当天夜晚,被十数个男人轮了。

第二天,薛瑜疯了。

没几日,疯了的薛瑜,在把自己自残得遍体鳞伤后,用一段白绫,吊在颗歪脖子树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活了这一遭,十九载春秋,父母皆已离他而去,如今呢,他也是彻底的肮脏不堪了……

而定王爷,王爷他啊,哪怕是他死,也不会多看他一眼……

死了多好,死了,倒也干净。

……

这位王爷,正是白月光系统判定的这个世界的目标,许瑜需要扭转自己的命运,成为此人终其一生念念不忘的白月光。

而今日,原身薛瑜,就快要向死亡道路。

今晚,他就该遇上生命最后最惨烈的那件事了……被十几个将士……

只是现在,薛瑜换成了他许瑜而已。方才那红纱女口中的“今晚就要千人骑万人枕的贱.货”用来指他,倒也差不多。

许瑜可不想被十数个将士那什么。

他必须尽快想办法,逃过今晚这次肮脏惨烈的命运。

至于系统888——白月光系统叫起来麻烦,他便直接喊888了,——约摸能成为他的助手。

“金币可用来兑换物品、生存值或金钱,1000金币=1点生存值=100元,生存值与金钱都只作用于您本体所在的世界,物品可直接作用于各任务世界;

体质点是用来加您任务世界的身体的体力的,体力100点为上限,您当前为40点。;

至于润菊膏……谁用谁知道。”

许瑜面无表情,只眼角略抽了一下:润菊膏是什么东西,他自然不会不知道……本来也只是为问清金币和体质点的作用,这下是清楚了。

缓了这么一会儿,他抽筋的腿好了大半,身上那股无力感亦好了许多,于是不打算多作耽搁,两手扶在膝上,一撑,从草地上站了起来。

不论今晚是否能逃脱,他白天还得给这些士兵洗衣做饭,提供后勤保障——晚了,要挨打的。

至于许瑜究竟能不能完成攻下定王爷的任务……888对许瑜还是有些信心的。无他,许瑜原本在自己那个世界,就是个男神级别的人物……gay圈多少小攻春闺梦里人来着……

薛瑜在此前是被扔到与伙头军一起住的,住的是营地里一大通铺似的帐篷,离这条河不远,许瑜满身狼狈地穿过沿途身穿甲胄的士兵们,走到了帐篷前。

一路皆是异样眼光。

隐隐能听见有人低声议论:“就是他啊……怎么得罪了王爷,今晚可惨了……”

“你也想尝尝他的滋味儿?他可是个男人。”

“我是不想,但军中有的是好这口的弟兄啊!何况王爷亲口下的令……”

听着旁人自以为很小声的议论,许瑜面上看不出任何异样,他只是在心中问888:

“确定定王爷就是这次的任务目标吗?”

“他是最先能确定的一个,其余两个要靠摸.胸口的方式确认,当你用手摸对方胸口,有轻微电击感的即是剩下的任务目标。”888道。

“……三个?”还得用摸.胸的方式……?

“是的,每个世界任务目标为三个。”

许瑜仍旧看不出什么多余情绪,抬手掀开帐篷的帘布,道:“我知道了。”

眸淡如水。

展开内容+
  • 白月光美人[快穿] 截图1
  • 白月光美人[快穿] 截图2
  • 白月光美人[快穿]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新金沙线上网站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12887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