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礼宁修远阅读-被迫给他当了男妻以后岑礼宁修远小说

当前位置:新金沙线上网站首页 > 新金沙线上网站 > 蔷薇小说 > 岑礼宁修远小说

岑礼宁修远小说

岑礼宁修远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书耽

作者:西的一瓜

时间:2019-08-21 17:15

评语:某霸道弱智男人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被迫给他当了男妻以后》男女主名字叫岑礼宁修远,由西的一瓜原创的被迫给他当了男妻以后岑礼宁修远主要讲述了:我叫岑礼,我的生活正在慢慢的被宁修远摧毁,所以我对他很是憎恨,可是这个男人还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精彩节选:

还好天已经黑了,并没有多少人从宿舍门口经过。

宁修远的力道极重,让岑礼有一种手腕脱臼的错觉,也许是这种事情经历过太多次,他紧咬住薄唇,任由对方怒气爆发,也没再辩解一句。

“你今天去哪里了?”宁修远问他。

他们谈不上朋友,甚至连个熟人都算不上,对于宁修远而言,岑礼更像是一个比较有趣的物品,对方的学费和母亲的医药费都是由宁家资助,那这个人就是欠他的。

在学校里,岑礼不想和宁修远有什么冲突,他眼睫微垂,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在图书馆看书。”

宁修远嗤笑了一声,都大学了,还总是把学习挂在嘴边。

“暂时先放过你,以后最好别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样。”

“.......”岑礼没有答话。

宁修远松开他,起身去了驾驶座,被松开的手腕一时还不能动弹,透着路边昏黄的灯光,隐约看见手腕上留下了一道深色的箍痕。

车辆的引擎启动,岑礼稍微活动手腕,随后将略显凌乱的衣服整理好。

他看着车窗外倒退的光景,校道上行走的人在热络的交谈,教室在黑暗里亮起了灯,大学生活,看起来简单又美好,但他的眼眸里是一片死寂。

他的生活,像是被风暴席卷,原有的平静和安稳也被搅弄的一团糟。

他现在只盼望宁修远能早些腻烦他。

车停在一家夜总会外面,岑礼的手指蜷了起来。

“下车。”宁修远对他道。

“.......”

岑礼很少来这种地方,他的时间更多用在兼职和学习上,甚至连KTV都去的很少,仅有的几次,也都是跟随宁修远过去的。

他随着宁修远走到了一间包厢外,门才被推开,就听见里面传来声音。

“阿远,你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里面有人问。

“现在不是过来了。”宁修远语气不太好。

宁修远走进去,两个穿着高中制服的少年贴到了他的身边。

“谁这么不知趣,今天还敢惹你生气?”其中一个少年语气讨好道,毕竟宁修远是这里的大金主,每回给的小费也不少。

包厢内有人看见了门口的岑礼,和宁修远熟悉的,基本上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只是也没有谁在这个关头,去惹宁修远。

少年剥了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递到宁修远的唇边,姿势亲密极了,岑礼在门口看见这一幕,只觉得恶心。

但他还不如宁修远身边其他的人,最起码别人有拒绝的权利。

“进来吧。”夏川对他道。

夏川是宁修远的朋友,原先岑礼对这个人印象还算可以,但后来,他把所有与宁修远有关系的人都厌恶起来,包括他自己。

包厢内灯光闪烁,岑礼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坐,里面还有不少人,抽烟的喝酒的,谈论着带有尺度的话题,他显得格格不入。

明天上午有一堂考试,他希望这群人能快点结束。

其实他来与否,都没有太大干系,但很多时候,宁修远都喜欢叫上他一起。

尽管他坐在角落里,但他还是被人盯上了。

少年端过来一杯白酒敬他,是这里酒精溶度最高的。

“我不喝酒。”岑礼拒绝道。

“也不知道宁少看上了你哪里,你被包养多久了?”少年压低了声音问。

“.......”岑礼的脸色顿了下来。

“你在床上应该很有本事吧?”

岑礼的手指攥紧,脸上也带着几分怒意,但对上少年那示威的模样,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悲。

包厢的桌子上摆满了不少礼物,应该是宁修远的这些朋友送的,今天他以为对方不会找他,想着从医院回来以后,再多看一会书,明天上午考试也会更有把握。

但他被宁修远强行带到这里来,看别人对他如同是对待情敌一般,实际上,他和宁修远连个床伴关系都算不上。

“你如果喜欢他,就去和他说,没必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岑礼低声道。

“别以为你很了不起。”少年沉下脸,语气尖酸刻薄道。

突然,少年的态度转变了许多,他将那杯白酒泼在自己身上,尽管包厢内开着暖气,也多少带了些凉意,少年神色委屈道,“就算你看不起我,也不用这么对我……”

岑礼正在纳闷,就听见身旁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怎么了?”

“没......没什么。”少年哆哆嗦嗦的回答,衣服被酒水染湿了一片,玻璃杯掉落在地面成了碎片,他模样看起来狼狈得很,又道,“可能是我不配给他敬酒吧.......”

因为闹出来的动静,有不少人往这边看了过来。

宁修远拿过来好几瓶酒和一个透明玻璃杯,将酒盖对准桌沿打开,然后把酒倒至了玻璃杯的杯沿,递到岑礼面前。

“喝下去。”宁修远冷声道。

他本来就夹杂了怒气,要是别人,哪敢不接他的电话,岑礼挂断以后居然直接关了机,而且今天是他二十一岁的生日,对方居然不闻不问。

“我不喝酒。”岑礼道。

旁边有人看这个架势不对,劝说道,“今天是阿远的生日,你就意思意思喝一杯吧,这个酒度数也不高。”

“明天上午还有考试,我不想沾酒。”岑礼直接回道,随后站起身来,“你们继续,我先回学校了。”

话音刚落,就被人扯住手臂,对方正他耳边低声道,“想走,行,反正你母亲的医药费也不用宁家付了。”

好似有寒气袭过,岑礼的身体骤然僵了起来。

展开内容+
  • 岑礼宁修远小说 截图1
  • 岑礼宁修远小说 截图2
  • 岑礼宁修远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新金沙线上网站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12887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