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师下山陈长生-陈长生顾若璃道师下山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新金沙线上网站首页 > 新金沙线上网站 > 灵异小说 > 道师下山

道师下山

道师下山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清流V

时间:2019-08-23 17:29

评语:他是棺生子,注定要遇到一些不平凡的事。

小说《道师下山》主角叫做陈长生顾若璃,在这里提供清流V原创小说道师下山在线阅读:陈长生在还没出生的时候他母亲就过世了,所以他是从棺材中生出来的,这样生出来的孩子一般都是自带灵异体质,所以他的一生经常要遇到一些不平常的事。

精彩节选:

我叫陈长生,名字是爷爷取的。寓意不言而喻,是希望我能平平安安的过一生。之所以会取这个名字和我的出生有关。

我是一个棺材子。母亲生我那年身染重疾还没生下我,就撒手人寰了。本来爷爷以为我也会随着母亲一起胎死腹中。

可就在母亲下葬的前一天晚上,我竟然奇迹般的在棺材里出生了。

爷爷听到我的哇哇啼哭,把我从棺材里抱了出来。但是父亲好像很不高兴,在他的心里,始终认为是我克死了母亲。因此就一直想把我扔了。最后还是在爷爷的极力劝阻之下,我才留了下来。

可能也是因为这个缘故,父亲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抱过我。而且他看我的眼神也不像是父亲对儿子的那种,倒有些像前世的仇人。

很快我出生的消息就在村里传开了,我的老家位于川西北高原的一个小村庄,由于交通不便,因此思想比较老旧。村里人都说我是鬼孩子,身上沾着邪气,会给村子带来灾难。因此他们对我都敬而远之。

这些话也不完全是危言耸听,因为我确实有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除了身体长年生病外,那就是我的眼睛,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也就是所谓的能看到“脏东西”……

这件事要从我八岁那年说起。

那一年下塘村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但让我至今仍旧记忆犹新的是邻居王诗雅的死。

她是大壮哥的媳妇,据说是大壮爸从西南山里买回来的。两人结婚两年多,一直都没有孩子,直到那年五月,诗雅嫂子的肚子才有了动静。

本来怀孕是件好事,但对于刘家来说,却无疑是一场噩耗。

诗雅嫂子刚怀孕时,还算正常,但随着她的肚子慢慢变大,怪异的事也就发生了。

她的食量开始变得惊人,而且她只吃肉类食品,特别是生肉。

刚开始,大家也都没怎么在意,但是有一天村里人看到诗雅嫂子竟然连田里的老鼠都吃。这让刘家人有些害怕了。

村里人都说诗雅嫂子怀的不是孩子而是妖怪。还说要把诗雅嫂子赶出下塘村。

大壮爸好不容易给儿子娶了一房媳妇,自然不舍得这么做。但为了控制影响,他只好把诗雅嫂子关在了家里。据说还用狗链子锁着……

那段时间,每天晚上我都能听到诗雅嫂子凄惨的哭泣声。说实话我很同情她,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经历很是相似。

一个月后,诗雅嫂子的哭泣声突然停止了,第二天我才知道她死了,就吊死在她家的堂屋里。

据村里说,她的死状很恐怖,整个人都瘦成了皮包骨,但是她的肚子却非常的大,似乎还有东西滚来滚去的。破开肚子,里面有很多蛇虫鼠蚁在蠕动……

当时在场的人都吐了,后来大家经过商议,当场就把诗雅嫂子的尸体烧了。

由于发生了这样的事,刘家人怕影响扩大,葬礼也免了。只是在院子里随便挖了个坑把诗雅嫂子的骨灰就地埋了。

诗雅嫂子生前对我很好,因此她的死,让我的心情也很沉痛,本来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但是就在她死后的第七天,我竟然又见到了她……

——

六月的天气瞬息万变,我仍然记得那天下着很大的雨,老天爷就好像发怒了一样惩罚着这片土地。

夜半,我被尿憋醒,吵醒了爷爷让他陪我去厕所。

刚走近院子,我就看到院子东北角的老槐树下站着一个人。

那天的雨很大,因此就看不清她的样子,但是从身形体魄来看,应该是一个女人。

自母亲走后,我家就没有女人了,看到她,我当时吓了一跳,连忙回头告诉了爷爷。

爷爷看上去很紧张,还没等我尿完就把我抱近了堂屋。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了一个墨斗,神情慌张的在我身上弹了几下。

墨斗里的液体是红色的,就好像血一样,沾在身上很不舒服。

我当时想问爷爷在干什么,但是却被他捂住了嘴巴。他还小声的在我耳边说,让我不要说话,随即把我抱到了床上。

看到爷爷紧张的样子,我也没敢再问。爷爷坐在我的身边,眼睛不安的望着窗外。

一道闪电划过,我清晰的看到窗户边站着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眼睛里还闪烁着绿光。

当时年龄小,看到如此可怕的一幕。当场就被吓哭了。

听到我哭,爷爷的样子看上去更慌张了。他一把将我抱在怀里,然后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支毛笔。

毛笔的笔尖上,涂满了红色的液体。浓浓的血腥味传来。一瞬间整个气氛紧张极了。

“咔咔咔……”

窗外响起了一阵奇怪的脚步声,当中还夹杂着雨滴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我不禁想到了父亲,他就在堂屋里躺着。虽然陈国安从小到大都没有疼过我。但他毕竟是我的父亲,心里很担心他会被那个绿眼睛的女人吃掉。

“爷爷,爹还在外面……”我止住了哭泣,看着爷爷说道。

爷爷没有说话,眼睛死死地盯着门口的方向,就仿佛他一点都不担心爹爹的安危。

过不多时,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凉风从门口灌了进来。我浑身一激灵打了个哆嗦,眼睛忍不住向门口看去。

我终于看到了她,那个绿眼睛的女人。然而当我看清她的样子,却被吓了一大跳。

因为这个女人我认识,不但认识还很熟,她正是刚死去没有多久的诗雅嫂子……

那天晚上她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旗袍,除了脸色苍白以外,看不出什么异常,整个人也和生前一样漂亮。

“爷爷,是诗雅嫂子呀……”

我当时年龄小,对鬼怪的观念很谈,又加上王诗雅平日对我很好,因此看到是她,倒也没那么害怕。相反心里还很同情她。

爷爷并没有理我,而是看着王诗雅说道:“王诗雅,人有人道,鬼有鬼道,既然你已经死了,就应该早点去投胎,而不是继续流连人间,这样只会让你阴寿受损,对你来世是没有好处的……”

爷爷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有些像是电视里看到过的九叔。不但语气像,就连神情也是如出一辙。

“三叔公,不是我不愿意去投胎,是他们说我身上受了一滴冤孽血,不能投胎。所以我才做了孤魂野鬼。”王诗雅眼睛里闪现出一丝悲切,但随即一闪而逝,紧接着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三叔公,不如……你让我上长生的身吧。反正长生也活不长了,说不定我的魂魄可以和他融合在一起,这样长生也不用死了……”

听到她这么说,我当时心里很是奇怪,一时间不明白她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疑惑的看向爷爷,只见他脸色微变,眼中浮现出了一丝轻易察觉不到的悲伤。

“爷爷,诗雅嫂子说的都是真的吗?我为什么活不长了呀?”

爷爷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告诉我,诗雅嫂子说的可能是真的。

“人在临死前会在人世间吸最后一口气,这样就有力气走完人世间的最后一程路。你母亲是在棺材里去世的,又恰逢你出世,这最后一口气刚巧就把你的一魂一魄吸了去,这也是你为什么一直长年生病的原因。而且魂魄残缺的人,随时都有可能猝死,即便是不死也绝对活不到十二周岁……”诗雅嫂子回答了我这个问题,说完她的眼睛看向了爷爷:“三叔公,我说的没错吧……”

没等她把话说完,爷爷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严厉的说道:“你别再说了,我是不会让你上长生的身的。”

说完爷爷紧紧握住了手中的毛笔,整个笔尖都在微微颤抖,很明显心情很是激荡。

“三叔公,难道你就忍心看着长生死吗?他才八岁呀,人生还很长。再说你们陈家世代单传,要是长生死了,谁来延续你们陈家的香火。”

王诗雅的话像是戳到了爷爷的软肋,我看到他的手慢慢放松了下来。

“三叔公,我现在是孤魂野鬼,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只不过是想找一个寄体而已,要是我真能补了长生的魂魄,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呀。你就不能成全我们吗?”

王诗雅一边说着,一边低下了头,整个样子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

说实话,那一刻我都有些动容了,真希望爷爷会答应她。可是爷爷的做法却让我始料未及。

“不行!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你还是赶快走吧。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王诗雅好像很害怕爷爷,我看到她的身体一激灵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三步。不过她并没有走,而是双膝一软跪在了爷爷的身前:“三叔公,我求求你,你就帮帮我吧……鬼差大哥说,我的魂魄被明火所伤,过了今晚很可能就会灰飞烟灭的。”

爷爷听到她这么说脸色突变,惊讶的说:“明火?怎么可能?”

“我说的都是真的,现在我感觉那道明火就在我的身体里窜来窜去。”

听到诗雅嫂子这么说,爷爷的眉头紧皱在了一起,就好像心里有什么结解不开一样。

“爷爷,什么是明火呀?”见爷爷表情严肃,我忍不住问了出来。

爷爷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快步走到了诗雅嫂子的跟前紧张的说:“诗雅,你把手伸出来给我看看。”

王诗雅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了右手。她的右手掌心闪烁着一道淡淡的红光。虽说不亮,但也清晰可见。

爷爷看到那道红光脸色大变,看着她紧张的说道:“郦火咒!这道符是谁画在你手上的?”

展开内容+
  • 道师下山 截图1
  • 道师下山 截图2
  • 道师下山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新金沙线上网站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12887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