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心知我意苏弦-苏弦云宸弦心知我意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新金沙线上网站首页 > 新金沙线上网站 > 穿越小说 > 弦心知我意

弦心知我意

弦心知我意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

作者:雨中看你

时间:2019-08-27 11:14

评语:穿越后,她喜当娘。

由雨中看你原创小说《弦心知我意》,主角是苏弦云宸讲述:一朝穿越到不受宠王妃身上的苏弦,刚穿过来便临盆生子,生下的孩子还不是她名义上王爷相公的,偏偏喜当爹的王爷还将她好吃好喝的供着,孩子的父亲究竟是何方神圣?

精彩节选:

说起大云的辛瑶长帝姬,那可真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物。

作为先帝第一个女儿,辛瑶帝姬的地位显然是不同寻常。

如今的长庆帝继位,也真是因为有辛瑶长帝姬的鼎力支持,才能够在众多兄弟中脱颖而出,顺利继位的。

先帝也曾说,吾一生子孙十数,唯辛瑶似吾。

若非辛瑶帝姬是女郎,恐怕如今的大云又是另外一番局面了。

只是可惜辛瑶帝姬年过四十,却没有找一位合适的驸马,反而是单身到如今。

苏弦等到云宸走了之后,从面含兴奋的邹三嘴里多少打听了出些情况。越是打听得多,心里自然是越发对她这位大姨母多了几分提防。

这世道对女人并不是那么好,即便是帝姬又如何,先帝那么多女儿,出头的不还只有辛瑶这么一位么。

云宸对辛瑶长帝姬的恭敬不是假的,甚至因为辛瑶的吩咐对自己说话还软了三分语气,这说明了什么。

更重要的是,云宸说她的母亲死在了辛瑶长帝姬那里……

苏弦知道她娘是殉情而死,可是里边突然多了个辛瑶帝姬,苏弦微微叹了口气,显然不愿意再多想些什么。

苏弦轻轻拍了拍望望,见儿子睡得更深,这才从思绪中抽回神来。

她拿起手边的团扇,轻轻挑开帘子,朝外望了一眼。

前边那华丽的车架里就坐着那辛瑶帝姬,她和云宸出了府,半路才和辛瑶帝姬碰头。

本来一碰面辛瑶就让她去前边的,可是苏弦借着望望睡着的功夫拒绝了。

她得好好再盘算盘算,待会该以个什么态度见她这位大姨母了。

“你在看什么?刚才要你过去你不过去。”云宸冷冰冰的声音从一边响了起来。

他看着苏弦微微掀开的帘子,脸上闪过一丝不满:“你就不能够听话些?姑母对你已经够好的了。”

云宸的语气听着实在是有些酸牙。苏弦眼神闪了闪,嗤笑一声:“是啊,羡慕吧?羡慕不来的。”

云宸一噎,瞪了苏弦一眼,抖了抖缰绳,果断到前边去了。

苏弦脸上的笑落了下来,有些若有所思的扫了眼云宸的背影,视线飘远了些。

不远处,正是那梵净寺。

长庆帝崇尚佛法,京城里边的佛寺不在少数,辛瑶不选皇家的慈恩寺,反而选了远在城外的梵净寺,显然是另有原因。

苏弦微微吸了口气,眼里划过一丝惆怅来。

如果没记错的话,她的前身把苏衡和柔福帝姬的长明灯就点在了梵净寺。辛瑶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意味着什么吗?

长庆帝,她名义上边的舅舅下令杀了她爹。

同是皇室中人的辛瑶却特地邀请苏弦来这梵净寺。

这可真是……

苏弦缓缓闭上眼睛,算是让自己稍微冷静了些。

不能慌,这越慌,就越不知道后边该如何是好了。

车摇摇晃晃到了梵净寺,还没等苏弦的车稳住停了下来,就听到车外突然喧闹了起来。

苏弦抱起望望,一抬头,就看见一只玉手伸进了车里,径直掀起了帘子:“阿弦。”

这声音一听就莫名让人心里一凛,生不出任何冒犯的心思来。

苏弦眯了眯眼,压低了些嗓音:“姑母。”

“……阿弦还是在怪姨母。”外边的人沉默了下,轻轻叹了口气,“先下来吧。”

苏弦犹豫了会,弯身下了车。

下车的时候还是辛瑶帝姬亲自搀了一把。

苏弦光听边上那些骚动就知道辛瑶这举动怕是把众人都吓得不轻。

她忍不住看了云宸一眼,就见云宸那一脸恭敬,恭敬不说,那脸上还带着些幽怨。

幽怨个什么啊,难不成还吃醋了?

苏弦嘴角抽了抽,接着抱孩子换手的功夫躲开了辛瑶帝姬的手,福了福身:“姑母。”

“原来一直叫我姨母的不是么。”辛瑶看着大半年不见,似乎陌生了不少的苏弦,眼里划过一丝未明的情绪,“以后还是这样叫便是了,姑母什么的,我听不习惯。”

苏弦犹豫了下,仿佛是没主意一般看向云宸。

云宸一副活见鬼的表情看着苏弦,这女人又打什么主意?前些日子做事不是一套接一套的么?怎么这会又没主意了?装出一副没主见的样子给谁看啊!

给谁看,自然是给辛瑶帝姬看了。

辛瑶微微皱眉,顺着苏弦的视线看了云宸一眼,眼神闪了闪,严厉的咳了一声:“不用看他,让他改口也叫姨母便是了。”

云宸喉头一哽,嘴唇动了动,犹犹豫豫的改了口:“姑……姨母。”

这是得多宠啊,多说那出嫁从夫,自然是要跟着云宸一道改称呼。结果辛瑶帝姬不过是说句话,瞬间就让云宸给改口了?

这叫姨母还是叫姑母的学问可是大了去了。

这个辛瑶帝姬……苏弦心里的戒备更是深了几分。

辛瑶帝姬的姐妹也不少,叫她姨母的人恐怕也不在少数。如果她爹娘活着,她对自己这么好,苏弦指不定还觉得是借自己父母的光,可是如今父母因为那么个不光彩的理由死了。辛瑶还是这样,苏弦怎么可能放松下来呢。

她来到这个世界唯一信任的估计就只有自己怀里的望望了。

辛瑶虽然对苏弦的客套有些失望,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领着苏弦朝着梵净寺里边走去。

辛瑶长帝姬今日来梵净寺,自然是早早就派人过来清查了一遍。

两个沙弥带着众人并没有到主殿,反而是去了一边的侧殿。

他们把人领到了地方,似乎是早就得到吩咐,恭敬的行了个礼之后就退了下去。

苏弦抱着好奇的看着四周的望望,也打量着周围的景象。

这个侧殿很小,不过看得出来是有人经常在打理的。

苏弦叹息一声,这才将视线放在侧殿正中的香案上。

香案上正是苏衡与柔福帝姬的牌位。

苏弦拍了拍望望,转身将他交到了云宸手里。

兴许是被这屋内的氛围所触动,云宸也没说什么,很是爽快的抱住了望望。

苏弦执起一边的香,在香烛上点燃。

辛瑶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这才柔声开了口:“阿弦,莫要怪姨母,姨母来晚了。”

苏弦把香插在牌位前,跪在蒲团上,磕了三个头,这才用一种缥缈若仙,仿佛过尽千帆的沧桑语气开了口:“不怪姨母的。”

这落在不知情的人眼里,自然是觉得苏弦突逢大变,变化太多。

果不其然,辛瑶听到苏弦这话,眼里闪过一丝悲意,也是跪坐着抱住了苏弦:“阿弦心里的苦,姨母明白的。”

帝姬都跪着了,边上的众人也不敢站着,纷纷跪在了地上。

云宸跪在地上,犹犹豫豫的看了苏弦一眼。

别人不知情,他知情啊!这个苏弦,又在搞什么鬼?就算是触景生情,她那个性子也打死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葫芦里边究竟是在卖什么药?

展开内容+
  • 弦心知我意 截图1
  • 弦心知我意 截图2
  • 弦心知我意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新金沙线上网站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12887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