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喜事夫君快到碗里来石佛女-石佛女福田喜事夫君快到碗里来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新金沙线上网站首页 > 新金沙线上网站 > 穿越小说 > 福田喜事:夫君快到碗里来

福田喜事:夫君快到碗里来

福田喜事:夫君快到碗里来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

作者:苏打红

时间:2019-08-27 16:13

评语:自带空间重生的她,佛性生活。

由苏打红原创小说《福田喜事:夫君快到碗里来》,主角是石佛女讲述:前世,她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特工一枚,任务失败惨死后的她,阴差阳错下穿越重生在六岁小农女身上,恶毒奶奶一心只想将她一家赶出家门,她自带空间而来,又岂会怕?

精彩节选:

石家骏石家骞石家驹也觉察到了小妹清醒后的改变,再也不是往日中胆小如猫儿的模样,并且居然可以把大伯伯跟大伯母全都讲的没言语,不晓得此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石佛女气儿跑了石国兴跟朱氏,心中爽快多了,便从仨哥怀中爬起来,,把洪氏给的大豆跟仨哥分了,而后便一边儿下地穿鞋一边儿讲道,“哥,我去小厨房瞧一下。”

“你慢些许,不要跌着别嗑着了。”哥几个紧忙关怀地嘱托。

第一回尝到给人体护关怀的滋味儿,石佛女心中甜腻腻的,尽然自己是大人的成熟心态,可借助重生的这具身子却是还是个黄毛儿的小破孩儿,有时地显显出纯真真是必要地,如果不然还不的给人当作妖精给火烧沉溏喽。

因此石佛女又取出卖萌地神情,“哥,我不小了,全都6岁了知道照料自个儿的。”

讲着话迈着小短腿儿来至小厨房,进屋一瞧大抽凉气儿,此是小厨房么?要啥啥没,一口小锅儿仿佛有些许日子没作过饭了,全都生了锈;碗碟破敝不堪落满了灰土;不要说煮菜的调味料了,便是最是基本的油盐全都没;一个有拳头大小的山菜团儿黑??地盛在一只掉了碴儿的碗中。

石佛女瞧着脸前的情形寻思起了前一生自己年小时的凄楚,不自觉掉下了泪水,石家这仨小子是过的怎样的日子呀?

正难受着,石家骏石家驹石家骞齐刷刷进了灶间,一瞧石佛女在哭全都惶了,“小妹不要哭,待哥片刻去下河给你拿河鱼吃。”

石佛女擦了一下泪水,抬眼,仰着小脸蛋儿瞧着石家仨小子口吻笃定地道,“哥,你们不要难受,咱会过上好生活的,咱家不是还分了一市亩多地么,虽少了些许,可会要咱吃的饱的。”

原来石佛女在原身主的回忆里还记的自家有一市亩多地的薄瘠旱田。

那一市亩多地是爹爹娘亲活着时分家给的,在石家河庄后山脚底下,非常薄瘠,倘若依照先前的耕种习惯压根便不收粮。

原先据大楚朝规定,每人可分的20到40市亩田地,家中没成年男劳力的,全部税赋减免。

石德宗在把石国明分出去以后却是仅给了一市亩多的薄瘠地块。

一市亩薄溜地儿对其它人而言是又少又贫,可对石佛女而言,那倒没啥大碍,由于她已然决意种啥了,再说有万能空间的神汤泉水,再薄瘠的原野土地亦不是问题。

另外,石佛女还计划打算把那些许给石德宗侵吞的好田全都给收回来的呢。亨,原身主弱小好欺压,姑姥姥我可非好惹的,拿了我的,便的连本带利全都给我还回来!

“哥,你们是说河中有河鱼是么?”

“恩恩,有很多呢。可爷不要不去捉河鱼,说那玩意儿晦气儿,不可以吃。”老三石家骞面色有些许讪讪地夺着答复。

石佛女唇角一撇,非常轻鄙石德宗这所谓当家人,残戾自私还自我感觉良好,“哥,走,咱去捉河鱼,回来小妹给你们作好吃的。”

见石佛女要去石家河庄村东外的小溪甸去捉河鱼,为要小妹开心,石家骏石家驹石家骞便带着她出了门。

“站住,你们干什么去?”石玉女凑巧从门边回来,见石佛女兄妹要出门儿,伸掌便把他们挡住了,严声斥责道,“爷不是要你们去劈柴么?怎么还不去?是否是又想偷懒?”

石佛女抬眼冲她作了个鬼脸,一吐舌头,“大伯母说谁不做活便不给饭吃,姐姐,那饭我们不吃了,留给给你们自个儿吃罢,你们用了饭自然而然是要去做活的,可不准偷懒噢。”

“你!”石玉女气儿的直咬牙,“果真是伶牙俐齿的贱胚子。你快快把你掌上的碧玉镯儿给我。”为这碧玉镯儿,石玉女惦念的好几日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石佛女伸出纤瘦的手掌腕,瞧着通透冰莹的白碧玉镯儿,这玩意儿确实在是好物件儿,是上佳的青田玉,心中非常疑惑,自己身上怎会有这样好的碧玉镯儿?

石玉女一见石佛女显出碧玉镯儿霎时眼红的不可以,向前便要夺夺,口中叫着,“小贱胚子,快快给我。”

石佛女岂可要她接近自己?轻巧地一转过头,便躲开,讥刺道,“你好不知廉耻,居然无耻地夺夺人家的玩意儿,真不晓得你是哪位教养出来的,便这般没品德的蠢货,未来给人家作妾氏全都没人要。”

便这一句,骂的石玉女几近没背过气儿去,尖声嚎喊着奔着石佛女便扑来,“小贱胚子,你敢骂我?我今日非揍死你不可。”

石佛女怕仨哥莽撞来打石玉女,那可便会吃亏了,因此非常灵巧地把石家骏石家驹石家骞推到一边儿,一边儿笑吟吟地绕过石玉女的攻击,口中却是不住地戏耍着几近要疯癫了的石玉女,“要说贱,你是天底第一,没人敢称天底第二。眼红人家的玩意儿想占为己有,你才是有人养没人教导的贱胚子,不晓得廉耻。”

石玉女再也经不起了,唔一声便哭嚎开了……

石佛女闹够了,瞧了一眼哭的像死啦爹妈般的石玉女,骂了句,“不知廉耻的哭罢精”便牵着哥的手掌,四人嬉笑着口中噶嘣噶嘣嚼着大豆便出了院儿。

石玉女的哭叫声惊动了屋中的汪氏跟朱氏,二个人惶忙出了阁间奔着院儿门而来,朱氏一把把石玉女揽在怀中,口中仓促地问着,“怎啦?呀?玉女怎啦?谁欺压你啦?”

“是,是佛女,佛女那日煞孤星,她,她骂我有人养没人教,给人作妾氏全都没人要的贱胚子。”石玉女见给自个儿撑腰的来啦,哭的更是甚。

“什么?”汪氏跟朱氏这一回可是不干了,二人眼中窜着火光,恨不可以即刻揍死石佛女,“这赔钱货天煞孤星,她人呢?”

石玉女一指村东面儿,“他们几个去村外头了。”

朱氏咬碎银牙满面狰狞可怖,恶凶凶地往地下使劲儿啐了口,“小贱胚子,待着她回来的,姑姥姥决不饶过她,非剥了她的皮不可。”

石玉女那边儿哭的委曲,石佛女却是心情舒畅地跟随着石家骏石家驹石家骞出了院儿门径直朝村东步去。

“小妹,你真厉害。”石家骞极其艳羡地称赞道,“那石玉女全都给你骂哭了,真真是解气儿。亨,再要她欺压人。”

展开内容+
  • 福田喜事:夫君快到碗里来 截图1
  • 福田喜事:夫君快到碗里来 截图2
  • 福田喜事:夫君快到碗里来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新金沙线上网站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12887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