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不过错爱一场俞烯-俞烯盛以北余生不过错爱一场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新金沙线上网站首页 > 新金沙线上网站 > 言情小说 > 余生不过错爱一场

余生不过错爱一场

余生不过错爱一场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夏日

时间:2019-08-29 17:53

评语:他的心里从没有放下,只是不想承认。

小说《余生不过错爱一场》主角叫做俞烯盛以北,在这里提供夏日原创小说余生不过错爱一场在线阅读:俞烯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父亲的死居然会跟自己最爱的男人盛以北有关,看着他抱着另一个女人嘻嘻哈哈的时候,俞烯终于是心死了。多年后,当她带着孩子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沉默了。

精彩节选:

距离住进医院,已经过去大半个月。

半个月里,俞烯只见过盛以北两次,一次是她昏迷醒来,一次是他来医院视察工作,顺便看她。

两人相见,寥寥数语。

渐渐地,俞烯也习惯了如今的生活,一日三餐照常吃,没事就下楼去医院花园逛上一圈,或是看书。

虽然不管去哪,身后都会有一群身穿便衣的警察寸步不离,可这样的日子,似乎也不错。

俞烯怀孕快三个月了,小腹隆起,衬得她瘦小的骨架越发娇小,这段时间来,她一日三餐不落,可身子还是肉眼可见的瘦下去。

远远看来,就像行走的骷髅。

秋日后的阳光正好,透过斑驳的树叶落在她苍白近乎透明的脸颊上,肌肤之下的血管都可以看见。

俞烯低着头,一手托着腰,另一只手怜爱的拂上自己的小腹:“宝宝,今天有没有想妈妈啊?”

“……”

不知是怎么的,俞烯似乎感觉到孩子的动静。

像在表达自己在想她。

她莞尔轻笑:“妈妈知道了……”

阳光落在脸颊,岁月静好。

刺耳女声打破这一室的安宁:“啧——俞烯,你居然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来人是许楠柠。

酒红色的波西米亚风长裙,勾勒她姣好身材。乌黑的长发烫染成棕色的大卷发,撒落肩头,巴掌大的小脸画着精致浓艳的妆容,脚下的十厘米镶钻高跟凉鞋,踩得哒哒作响。

她手握着香奈儿最新款小包,眼角眉梢都噙着对俞烯的不屑。

站定俞烯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干瘦如柴的少女:“俞烯,你这幅鬼样子,还真是让人看了快意。”

俞烯抬眼看她,眼神平静无波。

迅速垂眸,她双手护住自己的小腹:“许楠柠,你来找我做什么?”

如果自己没记错,她现在是犯人,许楠柠想要见自己,要等法院批准。

可如今,她就大摇大摆走进来。

仿佛这里是她家后花园,来去自如。

许楠柠看着俞烯微隆起的小腹,眼中阴狠一览无遗:“我来找你,当然是看看我的孩子,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好好照顾他啊?”

许楠柠看不惯俞烯风轻云淡的表情。

身陷淤泥,何故装清高倔强。

许楠柠的话在俞烯心中掀起轩然大波,她刻意忘记盛以北那天说的话,此时,就像是已经结痂的伤疤被人揭开。

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她的孩子,怎么可以给别人。

俞烯抬起小脸,勾起唇角笑:“许小姐,我的孩子只有一个母亲,就是我,盛以北和你已经夺走了我的家,连最后一个孩子也不愿意留给我吗?”

她太了解许楠柠,高傲如她,怎么可能接受情敌的孩子。

不出所料,许楠柠面色微微僵。

几秒,恢复一贯高傲的表情,冷冷的看着俞烯:“那也是俞家欠我们的,你占了我的位置,凭什么不还来?”

“……”

俞烯嘴角扯出一丝讥讽弧度。

她虽然是温室长大的孩子,被父亲宠得无法无天,也明白事理。

她和盛以北那场婚姻本就是一场算计,凭什么说她占了许楠柠的位置。

“许楠柠,我已经和盛以北离婚,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俞烯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一个害死我父亲的男人——!”

少女清脆嗓音混杂久未说话的沙哑,回荡在室内空间,久久不散。

许楠柠余光瞥见门外的一角黑色,她忽然伸手抓住俞烯纤细的手腕:“俞烯,这个孩子你一定要留下来,不然以北会伤心的。”

“我……”

“不管如何,孩子可都是无辜的。”

许楠柠不给俞烯说话机会,趁机往前倾倒,狠狠撞向俞烯的肚子!

俞烯下意识护住自己的小腹,伸手去推许楠柠。

她久思成疾,身形娇弱,力气并不大。

许楠柠却重重摔倒在地上,撞到一边摆放花瓶的桌子,花瓶落下,砸在许楠柠身上,顿时,鲜血四冒。

俞烯愣住站在原地。

“砰——”

房间的门,被人狠狠踹开。

俞烯护住肚子,看着满身戾气走来的男人。

盛以北眼神冷若冰霜,看向俞烯时,耳畔响起俞烯的话。

“我俞烯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一个害死我父亲的男人。”

不爱,真好。

男人眼神冷厉,吓得俞烯护住小腹后退几步。

盛以北的目光只在她身上停留几秒,听见许楠柠微弱的呼唤声:“以北…不要怪俞烯,我……”

话未说完,许楠柠昏迷。

酒红色的长裙裙摆映衬着雪白肌肤上的鲜血,恍如盛开的鲜艳玫瑰。

盛以北上前半蹲抱起昏迷过去的许楠柠从病房离开,路过俞烯身边,厌恨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如果柠儿有什么事,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自求多福。”

咚!

男人冰冷的话语像是一把重锤锤在俞烯的心上。

俞烯唇瓣颤抖着看着盛以北大步流星离去的背影,扯出一丝笑意,似自嘲又像好笑。

“你从来不信我。”

只相信她。

俞烯捂住肚子,靠在墙上,仰起头,本觉得不会在意了,可是还是忍不住在意。

那是她喜欢了那么久的少年啊。

病房里的吵闹吸引了不少人旁观,俞烯身体本就柔弱,这段时间忧思成疾,眼前一阵眩晕,直接晕倒在地。

“医生快来,她晕倒了。”

“……”

恍惚中,俞烯听见吵闹的人声。

好吵啊,以北哥哥,让他们别吵了。

“以北哥哥,让他们别吵了,烯烯想睡觉…”

下意识,病床上的少女张嘴呢喃说出这句话。

站在她病床前的深蓝西服男人,湛蓝色的眼眸一挑,菲薄的唇挽起弧度:“他都这么对你了,你还想着他,真是个笨女人。”

俞烯梦里,梦见了年少时分,她,盛以北,许楠柠,司徒明昊,他们是A市一中的四剑客,而她就是三人宠着的小公主。

梦里,盛以北不会对她横眉冷对。

许楠柠也不会算计她。

司徒明昊也在。

一切都很美好,美好得她都不愿意醒来。

只是,梦只是梦。

俞烯睁开眼睛,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弯月繁星点缀天空,幽蓝色的夜,美得如画。

是晚上了。

俞烯想要下床,一旁的护士按住她:“俞小姐,医生吩咐过,你现在身子虚弱,需要卧床静养。”

俞烯身子一顿,又躺回了床上。

目光落在放在床头柜前的一大束,开得及其鲜艳的向日葵上,问护士:“这是谁送来的?”

向日葵,是妈妈最喜欢的花。

“不知道,我来时就在这里。”

俞烯听了疑惑,伸手抱过花束。

花束里的明信片落在洁白的棉被上。

俞烯一愣,捡起来打开,入帘时一行好看的行楷字体:“你想离开吗?”

展开内容+
  • 余生不过错爱一场 截图1
  • 余生不过错爱一场 截图2
  • 余生不过错爱一场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新金沙线上网站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12887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