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烯盛以北小说阅读-余生不过错爱一场俞烯盛以北小说

当前位置:新金沙线上网站首页 > 新金沙线上网站 > 言情小说 > 俞烯盛以北小说

俞烯盛以北小说

俞烯盛以北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夏日

时间:2019-08-29 17:56

评语:他的心里从没有放下,只是不想承认。

余生不过错爱一场》男女主名字叫俞烯盛以北,由夏日原创的余生不过错爱一场俞烯盛以北主要讲述了:我叫俞烯,在我跟盛以北结婚的一年内,我们的生活都很平淡,可是自从我父亲的死跟他牵扯上关系后,他就变了,变的薄情寡义,最后我选择了离开。

精彩节选:

阳光透过窗棂落在病床上少女苍白的面颊上,像飞上一抹红晕,那死气沉沉的模样,更像多了一丝生气。

盛以北看着她的笑容,恍惚想起年少时。

俞烯的笑向来是张扬的,明媚的。她就像个小公主,该是被众人捧着,宠着长大。

那会,他把她当做妹妹看,也想着宠着这个小姑娘一辈子,可后来…

后来,都变了。

盛以北忆起今日有人通知他来医院看俞烯,便问她:“救你的人是谁?”

盛以北的提问,让俞烯疑惑。

她抬起小脸,黑白分明的眸子写满了疑惑:“不是你救我的吗?”

如果不是盛以北救的她,又会是谁…

俞烯垂眸敛神沉思,盛以北站在床前,目光盯着床上的人儿。

巴掌大的脸颊,发红高肿。

裸露在外的肌肤,青筋血管清晰可见。

才…这么一会时间……

她就瘦成了这样?

转念一想,那个来传话的人,虽是下属,周身气度也是常人无法可及。

可想而知,他的主人会是多么优秀的人。

俞烯,又凭什么在被他玩腻后,勾搭上这样一个男人救她出来!

盛以北周身气势忽而变得冷冽:“俞烯,好好养身子,把我孩子养好,否则——”

“否则怎么样,以北哥哥。”俞烯微笑着,眉宇满是绝望,“一个孑然一身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

男人却比她想的更加无情。

“那这个孩子就别要了!”

俞烯瞳眸紧缩,纤细手指抓紧了身下床单,颤抖着唇:“他是你的孩子啊…”

盛以北俯瞰她的小脸,薄唇勾起冰冷微笑:“可他的母亲是你,一个让我厌恶的女人。”

“……”

俞烯呆呆的眨了眨眼睛,她自以为有几分小聪明,可以和盛以北周旋。

殊不知,一切都被看穿,

盛以北从不在意她,不在意他们的孩子。

盛以北看着神情呆滞的俞烯,心中柔软地方被触碰,想到俞烯可能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

他的心又狠了下来:“好好养身子,把孩子生下来给柠儿养,算作你偿还杀害她孩子的补偿!”

语气冰冷无情。

俞烯长睫一颤,杏眸通红,她望着盛以北,眼底清晰刻着他的倒影:“盛以北,我的宝宝,凭什么给她!”

许楠宁那个女人,两面三刀,心思毒辣。

她的宝宝若是落到她的手里,许楠宁一定会狠狠折磨她的孩子。

纵是幻想,俞烯也恍惚感同身受。

她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孩子落到许楠柠手里!

然而——

男人的话没有商量:“柠儿会是一个好母亲,你也不想你的孩子长大后,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劳改犯。”

盛以北眸子寒冷,扫过俞烯苍白的小脸,神情是不掩饰的厌恶。

在盛以北厌恶的目光下,俞烯抿了抿嘴,低着头:“好,我答应你。”

她垂眸,乌黑青丝散落遮住脸颊,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得到满意的答案,盛以北心中却欢跃不起来。

若是在以前,俞烯早就上前和他闹了起来。

可是现在…她却平静的同意。

两人之间沉吟不语,病房里仿佛充斥着静谧又让人窒息的气氛。

盛以北盯着俞烯看了许久,缓缓出声:“柠儿还在家中等我,你…好好养身体,走了。”

许楠柠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机里最新播报的新闻。

电视机里的主持人一身职业装,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据悉,俞氏集团前任董事长千金俞烯小姐因私自挪用公款,证据确凿,已在近日入狱,根据我台前线记者最新报道,俞烯小姐入狱当天,与牢房一女犯人何某发生口角之争,再到最后大打出手,导致何某至今昏迷不醒……”

“后续情况如何,我台记者将持续为您报道,请多关注。”

许楠柠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热茶,喝了一口,捧在手里,满意的看着电视机里的新闻。

俞烯。

她不仅要她家破人亡,还要她身败名裂。

只有这样,才能了解她心中的恨意。

热气氤氲,白雾笼罩许楠柠略显狰狞的脸庞。

一声“柠儿——”,让许楠柠恢复惯常恬静的笑容。

许楠柠放下手中的杯子,似柔弱的站起身,走到盛以北身边,拉住他的手,轻声道:“以北,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刚以为你不会回来了,会在医院陪着烯烯…”

说着,许楠柠低垂着脸颊,在盛以北面前露出一副柔弱无辜的模样。

她很懂得审视局势,把握男人的心。

盛以北,也不例外。

而此时,盛以北挣脱开她的手,反问:“我为什么要留在医院陪那个女人?”

让他留在医院陪俞烯?

绝不可能。

许楠柠一怔,嘴角笑容一僵,少顷,又是含笑说:“毕竟俞烯怀了你的孩子…”

说到“孩子”,许楠柠眼神忽然暗淡下来。

她白皙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低垂着眼睑,遮住眼底的阴狠,叹息一声:“是我没有福气,保护不了我们的孩子。”

“那我就还你一个孩子,好吗?”盛以北伸手揽住许楠柠的肩膀,在许楠柠错愕的目光下开口:“俞烯的孩子生下来给你,就当作是我们的孩子。”

俞烯的孩子给她?

许楠柠放在一侧的手逐渐握紧,何娇和那个男人也是,连环设计,都没叫俞烯肚子里的小杂种没了。

如今,还要把那个小杂种用来脏自己的眼睛?

许楠柠心情明显不好,她在盛以北面前向来是放肆惯了,直接耍起了脾气:“我才不要俞烯的孩子,你知道的…我…我只想要我们两人的孩子!”

盛以北眼眸一眯,声音不自觉严厉起来:“她的孩子生下来就给你,有何区别?”

许楠柠垂眸,搁在以前,盛以北早就依她了。

一年后的今日,什么都变了。

全赖俞烯。

许楠柠咬唇,凄楚:“可是我的孩子又算什么,以北……”

许楠柠在盛以北面前,向来是自信骄傲的,少有示弱。

她太懂男人的心。

盛以北见她泪眼婆娑,双眼通红,脑海里却浮现那个人的脸庞。

倔强的杏眸,就算再伤心,也仰着头不哭。

许楠柠看见盛以北走神,伸手握住盛以北的手,却被拒绝。

“以北……”

许楠柠愣愣看着他。

“我累了,上楼休息。”

盛以北一把抓起一边的西服,欣长身姿在水晶灯的照耀下,一步步消失在许楠柠的视线里。

许楠柠不甘心:“俞烯孩子那件事?”

“以后再说。”

许楠柠咬牙捶打身下真皮沙发,猩红双眸恨意滔天,“俞烯,你怎么不去死呢?”

展开内容+
  • 俞烯盛以北小说 截图1
  • 俞烯盛以北小说 截图2
  • 俞烯盛以北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新金沙线上网站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12887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