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阎?-阎?陈枫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新金沙线上网站首页 > 新金沙线上网站 > 灵异小说 >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微阅云

作者:黄色小紫人

时间:2019-10-22 08:48

评语:一场志愿者活动,她招惹上了他。

由黄色小紫人原创小说《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主角是阎?陈枫讲述:阎?是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可她却不曾想到自己的一次志愿者活动,会让她稀里糊涂的与神秘男人结成冥婚,招惹上了一个神秘鬼夫。

精彩节选:

社会上是有这种让人失去感观的药的,药效期间发生的事等药效过了会什么都不记得,宿管说没见过就能理解了。

当然了,这也仅仅是猜想,具体的恐怕只有那王海知道了。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学校大门口,学生们也陆续回校了,门口有几名保安在维持秩序。

本来我是想打听打听昨天值班保安的,但人太多,也就放弃了。

等我来到刘澜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这些天李先生一直在刘澜家住。

这次来我并没有看见刘澜,只有李先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画符。

我找了个沙发坐下,跟他打了声招呼,同时把下午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尤其是监控上的。

李先生听完便停下了手里的活,我又告诉了他王海并不是在去学校之前死的,而是进了学校后死的,凶手很可能就藏在我宿舍里。

我把自己的猜想说完,李先生没有回答,反而是问了我一句:“你是亲眼看到王海进来的吗?”

我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跟李先生解释,我看到的只是王海昨晚穿的那件黑衣,并没有看清他的脸。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件黑衣只有王海有,不是他还能是谁?

李先生听完说我可能被陈枫给带偏了,什么凶手不凶手的,还藏匿,杀害王海的就是一只鬼,需要藏吗?

又说我没有亲眼看到是王海就下结论,这是不对的,他敢肯定监控里的那个人不是王海。

哪怕是也是一个死了的王海。

我听的心里一咯噔问李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李先生告诉我他昨天是见过王海的尸体的,在我这种外行看来没啥问题,实际上问题大多了,王海的尸体至少死了有两天了。

“啥!”我被李先生的话给惊住了,两天,这怎么可能。

李先生让我别激动,他敢这么说也是有证据的,昨天在检查王海尸体的时候他发现了尸斑,而尸斑一般死亡超过24小时才会有。

如果是昨晚王海被杀的,就不可能会有尸斑,有尸斑就不会是昨晚被杀,王海早就死了,只是有人将他的尸体运了过去而已。

听李先生说完,我得脑子陷入了一片空白。

王海还是提前被杀的,可尸体是如何运进来的?

那鬼可以躲避监控,人躲避不了监控啊。

况且一具尸体被运进来学校那么多人就没人意识到反常吗?

李先生告诉我这个也很好理解,尸体不是被运进来的,而是自己进来的。

“不可能!”我当即就否定了李先生的这个说辞,尸体怎么会自己进来,这不扯淡吗?

李先生告诉我他没有扯淡,尸体当然是进不来的,但如果是被操控就不一样了。

那只鬼完全可以上王海的身,使王海的尸体活过来,在加上有黑衣的掩盖,一般人很难发现里面是一具尸体。

在加上选个没什么人的时间进入学校,那被发现的几率就更加渺茫了。

这一番话完全颠覆了我的世界观,鬼可以操控人的尸体我只在一些影视剧里看到过,现在却真实发生了。

我很激动,问李先生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这些就是没告诉我?

李先生点头表示只知道一部分,昨天在看到王海尸体后他知道了王海死亡时间,但后边这些是不知道的。

要不是我告诉他这些,他还想不到这些。

本来我还挺有把握的,但被李先生这一番话彻底是没了头绪,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既然事情已经明朗了,那是不是就不用让警察调查了,案子可以了结了?是鬼杀了人。

李先生摇了摇头,告诉我还不能了结,警察有自己的办案流程,我还需要继续跟警察接触,了解更多的信息,这对寻找那只鬼会起很大作用。

“那我接下来做什么?”我问李先生。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跟那个陈枫接触,时不时的透露一些信息出来,你要记住那鬼杀王海是能解释了,但他将尸体送到警察局门口还没法解释,你还得费心!”李先生吩咐道。

我点了点头,李先生便让我先睡去吧,今天一天也辛苦我了。

我睡的是刘澜的卧室,刘澜没在家,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我懒得多问,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上了床,这有李先生在身边我就踏实很多了。

半夜的时候外边起了风,窗户被吹开了,有风窜了进来。

我感觉到了有风进来但由于太懒也没起来关,只是把被子裹了裹,又睡去了。

在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一晚上睡的我浑身酸痛。

李先生已经起来了,我从卧室出来的时候,他正在客厅鼓捣着什么。

出于礼貌我跟他打了声招呼,李先生问我睡的怎么样?

我告诉他还好就是昨晚窗户没关起风了有点冷。

“起风?”李先生放下了手里的活很纳闷的问了一句。

我点头道:“对啊,很冷的,你可能睡的太死了没感觉到。”

谁知道李先生下一句话却把我给吓到了,他告诉我昨晚没起风,他一直在画符的。

客厅里窗户是开着的,要是有风进来他肯定知道的。

为了证明自己没开玩笑,李先生还专门指了指客厅的窗户,我赶紧看了一眼确实是开着的。

我跑到窗户去看,树上有很多落叶,正值秋季很多树已经光秃秃的了。

昨晚要是有风,那树上的落叶肯定被吹下去了,可实际上地面上只有很少的落叶,压根没有被风吹过的痕迹。

李先生问我是不是做梦混淆了,但我很坚信那不是梦,感觉太真实了。

为了证明不是梦,我专门拉着李先生到了卧室,让他去看那窗户。

结果诡异的事情出现了,卧室的窗户关的好好的哪里有开着的。

我不敢相信专门检查了一遍,最后不想承认也得承认窗户没问题,且关的很结实。

我看着李先生,李先生看着我,我们两个的脸都不太好看。

“那只鬼又来了!”我沙哑着声音从喉咙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李先生很快便释然了,他问我有没有受到侵犯,我摇了摇头,告诉他没有。

李先生没再管我,而是在卧室里转悠了起来,一会儿检查窗户一会儿查看陈设的。

突然,他轻咦了一声,我赶紧凑过去,就见李先生从床头柜的台灯下拿起了一张黄纸。

展开内容+
  •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截图1
  •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截图2
  •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新金沙线上网站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12887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