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医妃腹黑晋王宠上身袁紫萱-上官尘袁紫萱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新金沙线上网站首页 > 新金沙线上网站 > 穿越小说 > 妙手医妃:腹黑晋王宠上身

妙手医妃:腹黑晋王宠上身

妙手医妃:腹黑晋王宠上身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小说520

作者:星满天

时间:2019-10-28 16:51

评语:她如何从卑微的存在逆袭到宠惊天下。

《妙手医妃:腹黑晋王宠上身》小说由“星满天”精心原创制作,主角是上官尘袁紫萱,讲述了:她被人追杀,穿越成了他的王妃,可原主心狠手辣,还占了他心仪之人的妃位,他厌她至极,于是她小心做人,步步谨慎,没想到最后竟宠惊天下。

精彩节选:

  内殿。

  太上皇和皇太后用完早膳,袁紫萱便开始给皇太后挂针,喂了药。

  转身便对上太上皇精明的目光。

  “去用早膳吧。”太上皇敲了敲手中的傲龙杖。

  袁紫萱诚惶诚恐,等早饭上桌,瞬间就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天山雪莲粥,人参做的糕点,配上精致的小菜......袁紫萱吞了吞口水,瞅了瞅一旁的太上皇,捻起一块糕点两口就塞进嘴里,又喝了一大口粥,顿时两眼冒心心,太好吃了。

  太上皇淡淡的瞥了眼袁紫萱,把脸撇过去,吃相太难看了......

  风卷残云的吃完饭,袁紫萱便继续观察太后的病情,怕有人来,这一瓶输完之后,她就拆了。

  “跟孤说说,你给皇祖母打的是什么药?”太上皇一脸威严的盯着袁紫萱。

  袁紫萱抱着药箱跪下:“回太上皇,是急救用药,可用于心梗心衰和呼吸困难。”

  “孤瞧着,你这药箱与太医院的不同?”

  袁紫萱早就想好了这个回答,北青国对于巫医或蛊医什么的并没有偏见。

  于是沉声道:“我小时候跟在一位巫医后面学了一些医术,师父游历江湖后,赠给了我一个药箱。”

  顿了顿,袁紫萱又道:“巫医的药材都是自己制作的,方法奇特,另外我还可以制作轮椅,轮椅的话,可以更方便出行。”

  从昨儿个开始袁紫萱就想制作一个轮椅出来了。

  “得了得了,孤懒得听你废话,”太上皇觉得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他一开始也猜想是巫医。

  不过轮椅是什么?步辇?

  又不好意思缠着袁紫萱问,一个黄毛丫头卖弄医术,太上皇有些哀怨。

  摆摆手对袁紫萱道:“趁着白日人多,你先去睡一会。”

  “好嘞!”袁紫萱应声站起来,太上皇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这丫头越来越没规矩,怎么回话的?

  正欲训两句,却又瞥见袁紫萱扶着后腰,像个鸭子一样左晃右摇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太上皇握了握傲龙杖,真是......眼不见为净。

  袁紫萱忍着疼去了侧殿,准备睡一会,祥公公却过来告知说安排了她到西暖阁去休息,且吩咐了宫女拿换洗的衣裳,还有外伤药过来,准备热水。

  袁紫萱有些怔愣。

  祥公公淡道:“太上皇吩咐的,一会福嬷嬷会过来为你上药,福嬷嬷伺候太上皇多年,不会多嘴,王妃放心。”

  听着这些话,袁紫萱忽然鼻尖一酸,有种想落泪的感觉......

  进了西暖阁,很快,宫女便打了热水进来,跟着进来的还有一位身穿玄色衣裳的嬷嬷,大约五十来岁,干练的螺髻,眉角和嘴角都带着淡淡的笑意,显得十分慈祥。

  “福嬷嬷好!”袁紫萱见礼,太上皇身边的人,便是半个主子了。

  “晋王妃。”福嬷嬷福身,屏退了宫女。

  没说二话,福嬷嬷走近,“老奴伺候王妃更衣。”她说着,从袖袋里取出了几瓶药粉,放置在罗汉床边上。

  担心伤口,袁紫萱任由她脱了衣裳,慢慢地趴到床上。

  耳边传来福嬷嬷倒吸了一口冷气。

  咔嚓咔嚓——

  福嬷嬷剪开捆绑伤口的布条,钻心的痛传来,袁紫萱忍不住握住了双拳。

  “王妃若忍不住,便咬着被褥吧。”福嬷嬷有些担忧道。

  袁紫萱却是咬着自己的手,“我知道!”

  痛,真痛啊,这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痛,犹如皮肉撕裂一般。

  眼眶蓄积泪水,袁紫萱咬着牙。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有人快步走来。

  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谁,袁紫萱一慌,拉起被褥想遮着身体,福嬷嬷却压住她的手,“来的是晋王,王妃不必动!”

  正是因为来的是晋王才要遮住!

  上官尘没想到福嬷嬷在这里,他实在是按耐不住,想来问个清楚,正欲问话,却刚好看到福嬷嬷为她疗伤。

  顿时噎住。

  触及血肉模糊的伤,背部,大腿,臀上,但凡布条剪开的地方,鲜红的血水......

  上官尘眸子一沉,她的伤,是真的没处理过。

  袁紫萱本来还能忍住泪水,但是,就这样光着身子被上官尘盯着看,她非常难堪,眼泪再也忍不住。

  双肩颤抖,袁紫萱死死地咬着手背,没敢哭出声来。

  上官尘满腔的怒气与疑问倏地消失,忽然想起她昨日在侧殿愤怒之下说的那番话。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不要欺人太甚!”

  一种被逼到了尽头,不得不反击的癫狂......上官尘的眉头皱起,嘴唇抿成一颗直线。她那时候的凶悍坚毅,与如今的脆弱哭泣,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劳烦王爷递热毛巾过来。”福嬷嬷把布条剪完,淡淡地对晋王道。她也能猜到袁紫萱的伤定是遭了晋王的责罚。

  上官尘也算是嬷嬷带大的,听话转头看向桌上的一盆热水,拿毛巾浸水后,扭干递过去。

  “擦啊!”福嬷嬷道。

  上官尘拧眉,那血淋淋的伤口几乎是无从下手的,而且,他不太愿意碰这个女人。

  “人心都是肉长的啊,王爷!”福嬷嬷叹气,接过毛巾。

  福嬷嬷跟在太上皇身边,还是有些威严的,上官尘自是不敢辩驳,脸色青一块,红一块的看着她给袁紫萱擦伤。

  毛巾触碰伤口,纵然福嬷嬷动作很轻了,袁紫萱还是一阵阵颤抖,脸色白的吓人,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滴下来。

  “这伤,是怎么熬过来的啊?这一日一宿的。”福嬷嬷叹息,抬头横了上官尘一眼,“你不洗伤口,上药粉总可以吧?”

  上官尘默默拿了药粉,往袁紫萱大幅的伤口上撒上去,皮肉本来还湿润的,撒了药粉后,整个伤口更显得斑驳恐怖起来。

  “咳咳......”疼的厉害,袁紫萱开始咳嗽,身子弓起,几乎停不下来,喉咙涌上一股腥甜,从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洒在素白的枕头上,如一大朵开得灿烂的红芍药。

  上官尘一惊,眸色沉了沉,福嬷嬷也脸色大变,看向上官尘,话到嘴边可也舍不得责骂,这到底是她疼爱的孩子。

  福嬷嬷无奈摇摇头,“遭罪啊,哪家的王妃要遭这样的罪?到底是犯下了什么滔天罪行了?”

  袁紫萱眼里蓄着泪水,急乱拿衣物遮住前胸,狼狈而可怜。

  “我快死了,是吗?”

  几次咳血,分明像是中了毒,袁紫萱能想到的,只有入宫前洛梅和茹嬷嬷喂她喝下的茸明汤......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向沉默的上官尘,袁紫萱用力拉住他的衣袖,苍白的脸微微扬起,嘴角残留一抹殷红,声音哽咽:“求你一件事,我死之前,休了我,我死也不想再做这个晋王妃。”

  上官尘浑身一震的,她说死也不做这个晋王妃?

展开内容+
  • 妙手医妃:腹黑晋王宠上身 截图1
  • 妙手医妃:腹黑晋王宠上身 截图2
  • 妙手医妃:腹黑晋王宠上身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新金沙线上网站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沪ICP备13012887号-1-2